{{ date }}

{{ time }}

当前位置> 旅游

围场弘扬“塞罕坝精神”实现绿色崛起

时间:2019-07-19 21:27 作者:刘军 来源:市场观察新闻网
  如今,行进在林区路上,道路两旁,满眼都是绿色。这些树横看成排、竖看成列,如迎宾的仪仗队,一片片,一坡坡,波翻浪涌,无边无垠,直接天际。
 
  这绿色来之不易。历史上的木兰围场,是一处水草丰沛、森林茂密、山川秀美的天然名苑,在辽、金时期称作“千里松林”。
 
  公元1681年,康熙帝正式钦定,将“山川形胜、甲于紫塞”的木兰围场,辟为皇家猎苑。从此,这里成为清代“岁举秋狝”、“肄武绥藩”的重要军事、政治场所。木兰围场肇建伊始,划边立界,封禁甚严,共有72围,总面积近1.3万平方公里。
 
  然而由于清末国库空虚,开围放垦,加之民国战乱、日寇侵略,塞罕坝茫茫林海砍伐殆尽,变成了“飞鸟无栖树,黄沙遮天日”的荒山秃岭。
 
  同治二年(1863),放垦荒地8400余顷,史称“开旧围”。
 
  光绪二十九年(1903),围场垦务总局将5川2690余顷围荒放垦,史称“开新围”。
 
  民国5年(1916),木兰围场的第三次放垦,史称“五庄屯垦”基本结束,历时12年总计放垦荒地6000顷。至此,清代皇家猎苑木兰围场不复存在。
 
  自同治年间木兰围场放垦,至新中国成立。80余年时间,由于大肆毁林毁草开荒,围场的生态环境日趋恶化。到建国前后,坝上“平地松林”的“红松洼”只剩下“一棵松”。土地沙化形成狭长沙带和大面积沙荒与无数流动沙丘;水土流失形成了无数大少侵蚀沟与冲积扇;气候由“每年有七十二场浇淋雨”变为水旱风雹等八灾俱全;耕地面临着“山地雨水扒,平地沙石压,靠河床两岸,顺着水坍塌”的严重威胁。
 
  百姓都传唱着这样的歌谣:“山地脱皮下河川,冲走沿河万亩田,大风一起难睁眼,捡把柴火跑遍山。”
 
  面对生态环境恶化的严峻形势,面对全县百姓的殷切期盼,历任县委、县政府在塞罕坝精神的引领下,以塞罕坝大规模植树造林为榜样,始终把造林当成第一要务,再难,没有放弃造林;再苦,没有停止植树。
 
  高原一棵松,换来一片海。位于红松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的一棵松,又名功勋树。树高20多米,树龄超过200多年。可以说没有这棵树就没有木兰围场现在的万顷林海。
 
  为加快建设进程,1949年新中国建立后,相继出台了《热河省植树造林护林暂行办法》、《围场县人民政府关于开展全民义务植树运动的具体规定》等文件,围场域内的广大干部群众,几十年如一日坚持贯彻党和国家造林绿化的方针政策,朝着“以树遮天,以草盖地”的生态环境方向不懈努力;使因开围而遭破坏的乔(木)、灌(木)、草植被逐渐恢复与发展,使一些濒临灭绝或逃逸的禽兽得以繁衍或返还。
 
  变沙地为林海,化荒原成绿洲。从60年代初,围场全县人民继承和发扬塞罕坝精神,多年来相继实施了京津风沙源治理、退耕还林、中德合作造林、国有林场合作造林等生态建设项目,为京津筑起了一道生态屏障。
 
  董庆和是围场三义永乡二地村农民。1984年,正当党和政府落实林业生产责任制,号召国家集体个人一齐上,大力发展林业的时候。当了20年牧马人的董庆和面对退化的草场忧心如焚。他想,要改变现状,就必须植树造林。他得到了全家人的支持,随后同村签订了180公顷荒山承包合同,承包期为50年。这年6月3日,董庆和带着全家6口人来到北曼甸,开始了他的绿化事业。经过十年奋斗,荒山全部披上了绿装,落叶松幼林长势喜人。据测算,1995年林木价值就已达到100万元。
 
  石景山,围场蓝旗卡伦乡乡烧锅村老村支部书记带领村民20年如一日,植树造林21000亩给村民们创造了一个脱贫致富的“绿色宝库”。
 
  说起烧锅村,历史上曾一片荒凉,被光头山所环抱。这里曾因周边山坡植被稀疏,每逢下大雨就会导致道路和田地被冲毁。当地群众形容这里:山是和尚头,水是泥石流。
 
  为了改变山洪年年冲毁农田的现状,为了有口饭吃,从1993年前后,已就任村支部书记5年的石景山做出了人生中第一个重大决定。“把山地都分给各家各户,一户大约30亩,条件很简单,就是要在地里栽满树。”
 
  当时许多人都不愿意种树,普遍存在抵触心理。“那会儿村民基本没有什么收入,种树是笔不小的开支,大家觉得,种树见效太慢,是在瞎折腾。”尽管许多人不情愿,但他还是硬“逼着”大家走上了这条造林之路。一年利用一个月时间植树,一亩地可以种植200多棵,但许多地方都是山砬子,一天只能种20多棵。虽然大家吃尽了苦头,但还是坚持了下来。
 
  到2006年,烧锅村周围山坡上,能种树的地方基本上都种上了树,光秃秃的山坡披上了一层“绿毯”。森林覆盖率达到了81%,林地面积达到17500亩。
 
  树木的防沙作用与经济价值是密不可分的,多年来,围场不少技术工人为林区的发展付出了辛苦努力,袁德水就是其中一位。
 
  袁德水是木兰林管局第二代良种培育人员,但是,由于工作压力大,与亲人聚少离多,同年来到木兰围场工作的大部分工人都没能坚持住,纷纷选择离开林区,唯有袁德水对良种繁育充满信心。
 
  袁德水说,树木的良种繁育,就像袁隆平进行杂交水稻试验一样,通过对树种的不断培育改良,使其生长得更快、更粗壮,材质优良。但是,杂交水稻试验每年都能见到成效,而树木的良种繁育却不一样,需要40年、80年甚至上百年的持续观察与改进。
 
  如今,袁德水在木兰围场已经坚持奋斗了40余年,建成了国家级华北落叶松良种示范基地。培育的良种推广到河北、内蒙古、山西、陕西、黑龙江、吉林等地,经济效益可以多达十几亿元人民币。
 
  董庆和、石景山、袁德水只是千千万万务林人中的一员。围场还有一大批植树造林先锋模范,他们都是塞罕坝精神的传承者、践行者。
 
  特别是2000年以来,全县累计完成造林359.7万亩,相当于建立起了3个塞罕坝。围场县筑起的生态屏障已经成为京津地区永不枯竭的水源涵养地,被誉为京津冀水源涵养功能区。
 
  自治县成立30年来,围场新增有林地面积298万亩,森林覆盖率提高22.8个百分点,达到目前的797万亩和58.8%,每年可吸收二氧化碳1.9亿吨,释放氧气1.4亿吨,吸尘115万吨,年平均水资源总量达到4.8亿立方米,每年可为潘家口水库蓄水2亿多立方米。
 
  30年来,以落叶松、杨树、油松等为主的用材林基地,以金红苹果、仁用杏、榛子、沙棘为主的经济林基地,以城市园林绿化用苗和工程造林绿化用苗为主的绿化苗木基地规模大幅增加,全县用材林基地面积达到310万亩、经济林基地面积达到191万亩、绿化苗木基地面积达到10万亩,全县林业总产值达到18.5亿元,生态产业已成为农民增收的重要产业之一。
 
  
(责任编辑:李文)

声明:

本网注明“来源:市场观察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市场观察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市场观察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若需转载本网稿件,请致电:010-68701296。 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市场观察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门推荐 Popular recommendation
  • 网友热议“国内游比出国游贵” 国内旅游市

    近日有网友“晒”出一笔旅游账单:在某个时间段,从北京前往越南胡志明市的机票价格比前往广州的价格还便宜,考虑到越南当地的民宿价格和景点票价,感叹“国内游比出国游贵”。

  • 四川宣汉:创新扶贫模式 践行绿水青山就是

    在山沟子里生活了大半辈子,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能住上新房子。一位土家族村民笑容满面对本网说。住的是茅草棚,穿的是破棉袄,啃的是洋芋坨,睡的是包谷壳。交通靠走、通讯靠吼、治安靠

  • 我国首个共享住宿行业标准发布 强调共建黑

    11月15日,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在京发布了我国共享住宿领域首个行业自律标准《共享住宿服务规范》(以下简称《规范》)。《规范》针对城市民宿社区关系、入住身份核实登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