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ate }}

{{ time }}

当前位置> 财经

沈青新观察:大疫之后 中国产业企业在振兴发展中面临的十大拦路虎

时间:2020-03-01 13:30 作者:沈青 来源:供稿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和产业发展经历了从来料加工、三来一补、个体经济成长、中外到多元化、集团化发展的重要阶段。很多企业在先做大后做强的吸引下,走上了以投资拉动为主的多元化发展道路,而像房地产业的碧桂园、万达集团、万科集团、恒大集团和华夏幸福等都是在短短十多年的时间内从一个强势领域向十多个行业领域的并购发展,资产规模迅速从几千亿扩大到万亿元的规模,但很多房企的资产负债率已经达到了80%以上。根据龙头房企2018年财报显示,销售额排名靠前的50家内资上市房企中有25家资产负债率超过80%。其中,碧桂园资产负债率为89.36%,万科集团资产负债率达到84.59%,恒大集团资产负债率为83.58%,华夏幸福资产负债率达86.65%。这些企业规模越做越大了,但大而不强的问题也充分暴露出来。很多迅速做大的企业也出现了资产负债率高,并购企业盈利差,流动资金紧张,高管人才流失,企业综合效益下降,经营困难,步履维艰等问题。通过这次武汉疫情的爆发,看到了大疫之后的中国企业出现两个方面的经济危机。一方面中小微企业十分脆弱,很多中小微企业无法熬过疫情严冬而面临纷纷倒闭的危险。据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对995家中小企业的调查结果,85.01%的中小企业维持不了3个月生存。另一方面大企业日子难熬,很多重资产恐龙级的大企业也被迫纷纷抛售资产,“甩包袱”“关停并转”企业和减人裁员瘦身过冬。新潮传媒集团宣布减员500人,占总员工数的10%,并且高管集体降薪20%。有些民营企业如东方园林就只好贱卖资产让国企收购改换门庭渡过难关。

在全球经济危机和中国经济持续下行的低谷时期,不得不让我们冷静思考中国经济产业和企业发展中究竟存在着哪些问题,面临哪些拦路虎亟待思考和破除,如何才能少走弯路并敢问路在何方?如何才能找到精准定位和明确企业发展方向。为此,粤港澳大湾区实战智库专家委员会和金必德智业集团专家组对企业和经济发展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分析研究,提出了未来中国经济和企业发展亟需破除的十大拦路虎和障碍,以及解决问题的对策供各级政府领导和企业经营者思考与借鉴。

拦路虎之一:企业面临转型升级之难。在产能过剩,企业众多,资源有限,市场竞争激烈的今天。面对传统产业产能过剩,企业产品老化,产品质量较差和千万家民营企业经营者素质及能力不强,管理水平弱化等一系列问题。如何才能在新的疫情、经济下滑不利形势下换道超车,转换发展方式,创新求变来适应新型工业化、循环低碳经济、信息智能化、互联网和物联网、机器人运用、区块链等新技术的运用和转型升级,这些新挑战是中国众多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面临的生死大考。

拦路虎之二:企业面临高成本压力之难。多年来的高速发展和通货膨胀,企业长期面临交通物流成本高(全国高速公路收费比国外贵,在西方发达国家企业物流运输成本只占到总成本的8%至10%,而中国企业的物流运输成本已高达20%至25%),企业用工,用人贵与难,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涨,土地房租水电成本不断增高的经营压力和利润持续下降的种种煎熬。背着泰山爬泰山的营商环境和无利可图的形势致使很多中小微企业已处于利润大幅下降甚至亏损的经营状态,由于成本的压力频临倒闭的企业也在全国各地不断的增多。2018年,浙江绍兴的中国500强企业盾安集团爆发出450亿元的债务危机濒临破产;红极一时的浙江温州江南皮革厂破产清算再分配方案通过;深圳坪山100亿级企业沃特玛电池公司被爆整体债务221.4亿元,濒临破产;辉煌一时的金立手机被爆负债百亿、裁员万人、董事长失联,一代手机巨头消失;被誉为“大豆之王”“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的山东晨曦集团被裁定破产;北京邻家便利店168家门店全部关停。

拦路虎之三:企业面临社会负担重之难。中国企业各项税费高,在世界各国已排在前列。现在征收的企业五险一金上缴比例过高,住房公积金负担过重,已占到企业成本的10%,残疾人保障金、工会等各种费用已压得企业喘不过气来。而疫情发生后全国很多城市和地方封社区、封村寨等措施又导致很多工商企业迟迟不能开工生产,一些工人、管理经营人员又因被隔离14天而不能正常上班。这次疫情造成的天灾人祸使很多企业,特别是让全国从事文化旅游的企业、商贸物流的企业、酒店餐饮企业和影视娱乐等,在鼠年春节假日经济萧条的影响下两个月内基本上是颗粒无收。比如安徽最大的连锁快餐老乡鸡餐饮集团,最近一段时间的整体收入不到平时的10%,受疫情影响,“老乡鸡”鼠年春节前后两个月的收入至少损失5亿元。

拦路虎之四:企业面临科技投入不足之难。中国是一个制造大国但不是一个制造强国,模仿抄袭别国和其它企业的产品现象较多,独创产品少,知识产权得不到保护。究其原因还是很多企业经营者热衷于先做大而后做强,在企业产品创新、科技投入等方面严重不足,科技人才缺乏已成为普遍现象。金必德研究院专家组在调查中发现,由于科技创新投入不足而导致产品老化,附加值低的现象比比皆是,这致使很多民营企业产品没有市场竞争力。像华为科技这家企业每年科技投入达600亿元以上,科技研发经费投入占公司销售额10%以上的企业在全国还是少数。应该看到,在一个全球经济萧条,中国产能过剩的时代,凡是缺乏科技投入的产品是无法在性能上处于领先地位的,在工业化时期,科技引领发展已成为时代的潮流,所以科技创新引领企业发展应成为各级政府领导人和企业家的共识。

拦路虎之五:企业面临缺乏“一招鲜吃遍天”的工匠精神之难。近年来由于经济不断下行的困惑和激烈竞争的压力。中国民营企业普遍都面临着缺乏技术型的产业工人,很多企业工人队伍不稳定,人员流动大,同业挖角和人员跳槽现象严重,民营企业中普遍缺乏拥有熟练技术的高级工匠,因此产品质量精益求精难以保障,很多企业缺乏“好空调格力造”这样的质量品牌自信。不像德国和日本拥有上千家百年老字号的家族企业,这些企业追求的是把产品做专、做精和做特。追求精益求精和十分严苛的质量要求,如德国从汽车到啤酒,日本从家用电器到照相机、汽车等都是一流质量好产品的代名词。而在国内还缺乏像汇源果汁、华为手机、福耀玻璃等大量产品一流的企业,培育有工匠精神的产业工人仍步履维艰。

拦路虎之六:企业面临选准专业道路之难。金必德研究院专家组在企业调查中发现,中国民营企业发展战略摇摆不定而存在跟风现象严重,存在定位不准、发展不专一等很多问题。纵观国内外企业无不发现,企业成长应遵循的规律都是先做专,再做强,持续做久,最后做大的内在发展规律。如百年企业法国的LV名包、香奈儿化妆品,德国的奔驰、宝马汽车,瑞士名表劳力士、欧米茄,中国的同仁堂药店、瑞蚨祥丝绸、十三香调味品、贵州茅台酒等企业几乎走的都是专业化的发展道路,企业只有心无旁骛、专心专注的在一个自己擅长的领域里持续创新发展才会把产品做到极致,也才能用一流的质量赢得国内外消费者的认可而做专做强,做久做大。可惜的是大部分企业在选择走专业化道路还是走多元化道路上经常摇摆不定,出现定位不准、盲目跟风投资和跨行业发展等问题,最后导致企业核心竞争力丧失而损失惨重,从先驱变先烈,错失了发展良机,倒在了多元化发展的道路上。

拦路虎之七:企业面临无法集聚集群式发展之难。全方位的改革开放,多年来全国各省市县区甚至乡镇都以GDP考核为导向,几乎各级政府领导都把招商引资、创办工业园区作为地方发展经济的第一要务。经济相对发达,产业集中集聚的广州、深圳、厦门、温州各地区都成为了招商引资的重点城市。而汽车摩托车、机械装备、纺织服装、家电家具、电子信息、黄金珠宝等行业都需要上下游产业链配套,只有大中小微企业做好专业化分工,上下游产业链配套和集聚集群式发展,企业才能降低成本、做精产品而形成规模效益。

金必德研究院专家组在德国、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考察产业发展时,了解到这些国家的工业企业都是集中集聚和集群式发展。而且往往一个国家只重点做好几个优势产业并在世界上形成垄断性品牌影响力。如德国重点发展高档汽车、啤酒和会议会展等产业,德国的品牌汽车奔驰、宝马、奥迪多年来畅销全世界成为高档垄断性品牌。瑞士这个国土面积只有5万多平方公里、人口只有八百万的小国,因精工制造世界名表、金融服务业、旅游登山滑雪运动业而闻名世界。由于国内存在经济无序发展而导致很多省市县都要发展五至十多个产业,几乎每个省市都在发展新能源汽车、纺织服装、机械装备、食品饮料、电子信息、手机通讯、人工智能、互联网物联网等众多同质化产业。地方政府不切实际的多产业发展战略,往往导致资源、资金等严重分散丧失自己独特的优势。而政府部门多头招商、“拉郎配”式的引资,又导致很多企业上下游产业链无法配套,独个企业难在当地形成专业化分工和集聚集群式发展,使有些企业倒在产业无法配套和产业链断裂的道路上。

拦路虎之八:企业面临缺乏流动资金之难。资金是企业发展的血液,流动资金是保证企业正常运转的关键。在国内工业企业贷款贵,基准利率都在4%以上,如果真正贷款到企业账上往往贷款利率会达到8%至10%以上。而且随着政策的多变,抽贷、限贷,断贷等行为随时发生,往往让企业无所适从。对民营企业而言,由于银行贷款难、贷款贵、放贷慢等问题逼使部分企业只好到社会上寻求高利贷来解一时的燃眉之急。如泰州的飞跃缝纫机企业就死在了高利贷、利滚利的恶性循环中;浙江金盾科技股份公司董事长周建灿因借了高额的民间贷款,利滚利之下资金链断裂,无力偿还大额负债,最后选择了跳楼自杀。国内金融环境的不宽松让很多好企业死在贷款难、贷款贵的漫漫征途之中。

拦路虎之九:企业面临无法正常配套合作之难。金必德研究院专家组在调查中发现,在中国普遍存在上下游企业之间无法建立起良性同盟协作发展关系,往往存在上下游产业链之间为了利益互相压价而恶性竞争的问题。正如联想集团董事长柳传志讲的工业企业利润少得就像擦汗毛巾中拧出的汗水,少得可怜。而中国上市企业中银行类上市公司的利润远大于工业制造企业。中国的龙头企业和上下游企业不能像日本的丰田、本田等汽车制造企业那样多年来建立起良性的同盟合作关系,上下游协作配套企业拥有合理的利润空间而使协作关系牢固。反观国内企业由于急功近利协作关系不牢固,一但出现天灾人祸和低价恶性竞争,很多企业就会死在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之中。比如曾经称霸电视江湖10余年的四川长虹集团遭受TCL、创维和康佳等巨头结成稳定同盟的一致对抗上,致使长虹集团在价格战中失败而严重受挫,长期低迷,彻底掉队。

拦路虎之十:企业面临无序竞争之难。金必德研究院专家组总结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企业的发展史发现,很多民营企业互相融资担保导致承担连带责任而把企业拖垮,因侵犯知识产权又让部分企业身败名裂,互相模仿抄袭技术产品被告上法庭的问题也较为普遍。拟上市企业因专利纠纷等知识产权问题推迟上市甚至被迫放弃上市的情况近年来也屡见不鲜,如国内公共自行车龙头企业永安行因遭遇专利诉讼而暂缓上市;江西天施康中药股份有限公司因其“康恩贝”商标的使用权问题导致上市失败;西点药业因核心产品的专利权权属不明未通过IPO审查;苏州恒久光电科技公司因未缴专利年费被撤销IPO资格。(消息来源:粤港澳大湾区实战智库专家委和金必德智业集团)

 

(责任编辑:Sarah)

声明:

本网注明“来源:市场观察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市场观察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市场观察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若需转载本网稿件,请致电:010-68701296。 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市场观察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门推荐 Popular recommendation
  • 减负稳岗政策发力 稳就业频收硬核礼包

    随着抗疫情稳经济持续深入攻坚,作为“六稳”之首和民生之本的稳就业也不断加码。近日,中央多次部署“更大力度实施好就业优先政策”“全面强化稳就业举措”“确保就业大局稳定”

  • 沈青新观察:大疫之后 中国产业企业在振兴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和产业发展经历了从来料加工、三来一补、个体经济成长、中外到多元化、集团化发展的重要阶段。很多企业在先做大后做强的吸引下,走上了以投资拉动为主的多元化发展道路,而像房地产业的碧桂园、万达集团、万科集团、恒大集团和华夏幸福等都是在短短十多年的时间内从一个强势领域向十多个行业领域的并购发展,资产规模迅速从几千亿扩大到万亿元的规模,但很多房企的资产负债率已经达到了80%以上。根据龙头房企2018年财报显示,销售额排名靠前的50家内资上市房企中有25家资产负债率超过80%。其中,碧桂园资产负债率为89.36%,万科集团资产负债率达到84.59%,恒大集团资产负债率为83.58%,华夏幸福资产负债率达86.65%。这些企业规模越做越大了,但大而不强的问题也充分暴露出来。很多迅速做大的企业也出现了资产负

  • 政策跑到受困企业前面!中小企业复工复产率

    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我国中小企业法人单位一共是1807万家,占全部规模企业法人单位的99.8%。疫情当前,中小企业稳则就业稳、经济稳。